君子之交
发布时间: 2020-11-03 浏览次数: 10

君子之交

 

    凌云和吴凡是对铁哥们,这在大学里可是“人尽皆知”。两人从小玩到大,一块儿放牛,一块儿上学,从小学到初中,从高中到大学,形影不离。同学们说,他们就像焦赞和孟良,有凌云的地方就有吴凡。凌云也开玩笑说,“除了女朋友,我们之间容不下一个顿号。”

    玩笑归玩笑。大学毕业后,两人却因为就业问题分开了。凌云想叫吴凡一起去考公务员;吴凡呢,却一心想着回乡创业。两人谁也没有说服谁,结果只能各奔东西,江湖再见。

    凌云考上公务员后如鱼得水,仕途顺风顺水。从科员到副科再到正科,几乎是一年一个台阶,没过几年就在市里某局当上了 “一把手”。吴凡却相反,毕业后回乡创业失败,欠了一屁股债。英雄也得为五斗米折腰,无奈之下,他便拉上几个农民工,在工地干起了小“包工头”,揽点“零碎活”。

    当上“一把手”后,凌云经手的工程、项目就多了。来求他办事的人自然也就多了起来,有亲戚、有朋友、还有昔日的同窗……对于这些人的造访,稔熟官场套路的凌云自然是应付自如。有时打太极、有时躲猫猫、还有时甩包袱,总之凌云的原则只有一个,不能为了“情面”违背了原则。不过说来也怪,吴凡居然从未给凌云打过一个电话。吴凡的情况其实凌云很清楚,为此,他还以慰问“农民工”的名义偷偷地能吴凡寄过一次钱。凌云有时在想,“只要吴凡有要求,哪怕就是发个短信,以两人的交情,自己绝不会坐视不理。其实自己不用出面,帮吴凡揽点小活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。”然而,左等右等,吴凡的电话终究还是没有打来,仿佛已忘记凌云的存在。

    “莫非这小子抹不面子?”凌云拨通了吴凡的电话。电话中,凌云知道了吴凡仍然在工地上干活,风吹日晒,日子过得挺清苦。“老同学,你来市里发展吧,我这里有些工地……”一阵沉默之后,凌云说道。“哈哈,我干的可是‘零碎活’,你的大工程我可做不来哦。我还是在家里‘小打小闹’自在些咧……”没想到,吴凡居然拒绝了凌云的好意。

    凌云仍在市局当着他的“一把手”,吴凡照旧在县里干着“苦力工”,两人之间似乎不再有交集。可没想到,几年之后,凌云居然调回到县里当上了县长。回到家乡任父母官,凌云颇有种“衣锦还乡”的感觉。“老同学,我胡汉三又杀回来啦,你也不来看看我?”回到县里,凌云兴冲冲地给吴凡打了电话。“侯门深似海,我哪敢登你的县衙大门呀。明天我在家里炒几个小菜,正准备给你接风呢。”吴凡不紧不慢地答道。“哈哈,就知道你小子不会忘了我。”听到吴凡要在家里招待自己,凌云高兴地放下了电话。

    一口水井、三间瓦房,吴凡的家仍和小时候一样,没啥变化。只不过房子旁边开辟了一个菜园子,园子里,硕果累累、青翠欲滴,惹人喜爱。凌云与吴凡一边摘着青菜,一边侃着大山,似乎又回到了过去“焦不离孟”的岁月。

    土鸡、土鸭、土菜……吴凡的“接风宴”透露着一股“乡土味”,散发出阵阵芳香。“云,第一杯酒我敬你,祝你荣归故里,步步高升。”吴凡说完,一饮而尽。“哈哈,说吧,需要我为你做点什么?”凌云盯着吴凡问道。

    “这第二杯酒我是向你辞行的,我明天就走。”吴凡还是一饮而尽。

    “走?你去哪里?”凌云一脸诧异。

    “我决定不再干工地了,去市里开个小超市……”

    “为什么早不走晚不走,我一回来你就走,难道是因为我?”凌云站了起来。

    “你别自作多情了,还真以为没你罩着我活不了?”吴凡哈哈大笑。

    “不,你就是故意的。我在市里时,你远离我;我回到县里,你竟然还要躲着我……”凌云有点激动,声音提高了八度。

    “真娘们,兄弟之间,非得说透吗?好好干,哥们看好你……”吴凡拍了拍凌云的肩膀,声音似乎有点哽咽。

    “凡,我们是一辈子的兄弟,真正的君子之交……”凌云把吴凡搂了起来。两个大男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,很久,很久。(新田县纪委监委  何星辉)